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风

品鉴心灵之美,体悟真正人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二战期间,一群流浪汉,在战火中,保护了一座珍稀宏伟的大教堂……  

2017-12-12 10:05:15|  分类: 社会透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二战期间,一群流浪汉,在战火中,保护了一座珍稀宏伟的大教堂…… - 清风 - 清风
 
闻名于世的德国科隆大教堂,是迄今为止人类建筑史上建造时间最长的一座“哥特式”建筑物,共花了600年的时间才竣工。它同时也是世界上最高的尖塔教堂,高约150米,相当于一座50层的大厦。今天,它已经成为德国的一个著名的景点,吸引游客的,除了本身建筑的神奇外,还有便是大教堂内部四壁上的彩色玻璃壁画,这一万多块颜色各异的玻璃壁画,共同镶嵌出一段完全的圣经故事。

二战期间,一群流浪汉,在战火中,保护了一座珍稀宏伟的大教堂…… - 清风 - 清风
 彩色玻璃壁画

然而,这些玻璃壁画乃至整座科隆大教堂今天得以完整地被保存下来,免受战火的侵蚀,其中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,是一群流浪汉保住了这一切。

从科隆大教堂半建半停时,就有许多无家可归的流浪汉,每晚寄宿在大教堂地下的甬道了,因为这里是唯一肯收留他们的地方。这些流浪汉中包括不少盲人、残疾人、孤儿以及一些失业者。

然而,谁也没想到,就是大教堂赐予的这个小小的“避难所”,最终让它得以幸存下来。二战后期,盟军决定轰炸德国西线最后的据点科隆,此消息一出.许多科隆人纷纷外逃,科隆大教堂也一下子变得空空如也。

所有的人都清楚,盟军肯定要炸掉大教堂的,因为它是科隆的最高建筑,炸掉它具有重要的意义。此时,寄宿在大教堂里的流浪汉人群中,有一位老者站了出来,他说,过去大教堂给了我们无限庇护,今天,虽然我们无力保护它不被炸毁,但我们能做的是将大教堂里的玻璃壁画全拆下来,使它们免于战火,留给我们的后人。

二战期间,一群流浪汉,在战火中,保护了一座珍稀宏伟的大教堂…… - 清风 - 清风
 
这位老者的提议得到所有流浪汉的支持,流浪汉们开始了拆卸玻璃壁画的工作,一万多块壁画,要快速又要保证在拆的过程中不被损坏。由于大教堂里的梯子都被锁了起来,流浪汉们只得到外面去借,甚至是偷。

接下来,在梯子的帮助下,体格健全的人负责拆壁画,其他肢体有残缺的人则负责将拆下来的壁画,偷偷运到地下的甬道里,藏好。

流浪汉们不分昼夜地奋战,就在快要拆到最高层时,盟军的轰炸飞机呼啸而至,马上就要投炸弹了,对于这群流浪汉来说,当务之急就是迅速撤离,保证自身安全。

然而,惊人的一幕出现了,没有一个人开始逃离,每个人都一如既往地坚守在原地。最高层上的一圈壁画需要从外面拆,好几个流浪汉,仅在一根绳子的拉扯下,便将全身悬在塔的外面,把自己当成了“蜘蛛人”!而轰炸的飞机就近在咫尺!他们随时都能丧命。

没有害怕,没有退缩,这一幕深深地震撼了盟军轰击机上的所有军人,突然,领头的轰击机改变了方向,上了膛的炮弹并没有朝大教堂的主体发射过来,而只是象征性地朝它的周围射了过去,接着便呼啸而走,随后的几架轰炸机也跟着做出了类型的动作,“敷衍了事”地飞走了。

此后几天,整个科隆几乎被盟军的炮弹夷为平地,许多建筑物也都被炸得面目全非,唯有科隆大教堂依然耸立在原地。事后,很多人认为,那是上帝在发挥作用,庇护了科隆大教堂。

2008年5月,一封解密二战盟军轰炸科隆的飞机记录揭开了悬疑——一个代号为MX78的军官这样写道,当我决定改变主意,放过大教堂的那刻起,我知道我会因此而受到处罚,但是,当你看到一群衣衫褴褛的人,将自己悬在高高的塔尖之外时,不顾生死地在抢救壁画时,相信你也会跟我做出同样的决定。’

今天的科隆大教堂已经没有流浪汉了,那些被藏起来的壁画也得以重回大教堂,但是流浪汉曾经拯救过它的故事,却永远不该被世人遗忘或主观掩藏起来!

二战期间,一群流浪汉,在战火中,保护了一座珍稀宏伟的大教堂…… - 清风 - 清风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