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风

品鉴心灵之美,体悟真正人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贾也:楼市版的“大癫狂”,凛冬将至,暗夜无边!【zt】  

2017-04-06 14:41:36|  分类: 社会透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记住巴菲特的一句话“应该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感到恐惧”!

贾也:楼市版的“大癫狂”,凛冬将至,暗夜无边!【zt】 - 清风 - 清风
 
导语:一纸“限”令

     进入3月,全国楼市“限”字一声吼,限购、限贷、限离婚、限交易……各个地方保持队形,不甘人后,纷纷加码,天天折腾,几天一策,甚至一天一策,好像在全面围堵投机购房。弄得哪个城市不弄个限购政策,貌似对不住中央政府一般,是政治不正确,连贫困县都加入到限购的队伍中来。

    但细细看来,又恍似典型的房地产“饥饿营销”,制造恐慌性购房潮,而且各地的政策让人看得更是眼花缭乱,从房地产政策来看,我们国家何止是一国二制,是一国N制的节奏了! 作为大国小民一枚,也只能抱着“只要你们开心就好”的心态了!但很多迹象表明,谁都无法开心起来了!

  贾也:楼市版的“大癫狂”,凛冬将至,暗夜无边!【zt】 - 清风 - 清风
 
  一、楼市版的“大癫狂”

    目前的楼市,实在太凌乱,的确违背常识的情况太多:假离婚啦、假离婚变成真离婚啦、老头老太争着离婚啦、上市公司卖房摘帽啦、限购购贷越限越涨啦、前几天说要紧过几天又松口啦、越雾霾的城市越疯狂啦……当然最大情况,就是房价涨到令人瞠目结舌的程度,真的要欲与天比高了,北京豪宅一套就顶上一个上市公司的年利润!

    对中国的高房价,有业界人士根据去年年底的数据估算,中国房产总量是270万亿元的规模,而上交所、深交所所有上市公司市值加起来约70多万亿元。有人不禁玩笑起来,作了一个比较形象比喻:“房价再涨10%能买下上交所所有上市公司;再涨20%可以买下上交所和深交所所有上市公司;再涨30%可以买下上交所、深交所和港交所所有上市公司,按照这上涨的惯性,很快就能涨到买下全世界所有上市公司了。”

    这岂不是让《大癫狂:非同寻常的大众幻想与群众性癫狂》在我们的生活中活灵活现地再现,比起法国密西西比骗局、英国南海泡沫、荷兰郁金香狂热等更是精彩纷呈,真是三生有幸。

    一般出现违背常识的事情都是非理性造成的,民众的个人行为有其合理性,但是群体的行为的确让人难以理解。

    其实,房价暴力拉升的最根本的原因,就是我们民众都一致认为房价有上涨的预期,或者就是群众性的癫狂,他们都已经幻想着房价能涨到天上去的,很多人都挤破脑袋想买房,托关系去买房、排队假离婚去买房、借高利贷去买房……貌似没有买房就失去了登上致富号船票一般,如飞蛾扑火般拼命去买房!

    更重要的是,其实民众我们想买的,也不是所谓的医疗、教育等,那都是自欺欺人的托辞和一本正经的放屁,大多数人的骨子眼里就是想在庞氏骗局中获利而已,不管你嘴上承不承认,用多么好的理由骗自己,心里早就认准了买房准没错的思维。当今之中国,炒房能赚大发的并不是一伙温州人的“独家发现”了,而是大多数中国人的“社会共识”了,都认为买房就是资产的保值升值。须知,机会主义的特点就是不设下限的,只有更革命,没有最革命的,人人参与到这个炒房运动中,开始狂热地追涨起来。

    事实上,我们很多人确实在买房炒房这事获利颇丰,更重要的是,大家似乎早就摸透了政府的心,就是一直跟着政府保持步调一致,笃定地认为房价上涨就是政府一贯以来的意志。

    事实上,政府搞房地产就像我小时候老家乌镇茶馆里经验丰富的老烧水工,水冷了就添柴加火;水过热了,就添点凉水,目的就是一直保持水烫滚的热度,通过如此调节手段,就可以保持“房价持续稳定上升”的局面!此法屡试不爽啊,运用之娴熟,想必大家心中只有一个大写的“服”字了!

    在这场非同寻常的大众幻想的房产大癫狂中,政府厕身其间,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,甚至可以称之为导演兼主角。

    贾也:楼市版的“大癫狂”,凛冬将至,暗夜无边!【zt】 - 清风 - 清风
 
二、“面粉比面包贵”的玄机

    如果说民众群体性行为是非理性的,那么政府恰恰在利用这种群体性行为的非理性,其用心确实有些令人匪夷所思。用荷兰郁金香泡沫来说明当下的房地产泡沫,大家可能仅仅是不明觉厉而已,并不能深入细致地了解其中的奥义。

    不妨用大家熟悉的“面粉比面包贵”来说明。就像我们都要到面包店里买面包解决饱腹的问题,但面包店需要原材料面粉的,而面粉恰恰又被垄断了,且无法实现进口来补足供给,因此,一切走多少量、走多少价都由这家面粉店说了算。

    既然所有面包店只能靠这家面粉店专供,没有面粉就意味着开不了店的,那么自然就有面包店开始争抢起面粉来,且干起囤面粉的事。于是,面粉价格就嗖嗖地上去了。

    对此,面粉店当然是喜闻乐见,谁不喜欢自己手中的东西天天往上涨价啊?既然原材料面粉上涨了,那么面包也就没理由不上涨啊!

    买面包的人来到面包店里一看价格,吓了一大跳,“哎呀,我的妈呀,你们是不是玩脱了节奏,要不要我们这些人吃面包了?”纷纷痛骂起面包店来。

    面包店双手一摊,赔着尬脸说道:“顾客是我们的上帝,这是宗旨,但我们也没办法,现在面粉都比面包贵了,我们现在是给面粉店打工啊!”

    大家一想,也是,那就嚷嚷着叫面粉店降点价,多跑点量,满足一下大家面包的需求!这样价格自然就可以恢复啊!

    可是,面粉店老奸巨滑,心里盘算一下:“人不可能不进食的,面包绝对是人的刚需,再贵也得买啊!我为什么放量不行呢?放量就是降价处理的节奏,这是万万不能的事!”

    考虑再三后,面粉店满脸慈祥地说对买面包的人:“你们莫急莫急,我是一家良心店,我有一法,保证让你们能吃得上面包的!你们早上买不起是不是?那我借你们钱先买下面包,晚上攒好一天的钱再还我不迟啊!”

    顾客们刚开始犯嘀咕,总觉得这种玩法不是很地道,但吃上了面包后,心里也没有波动了。

    谁知没平静多久,面粉又涨起价来了。顾客有了购物的经验,发现其中的奥妙,这面粉啊,是专营的,出于对利润的追求,要一直保持着上涨的姿势啊。这岂不是说明面包也保持 一直上涨的姿势?于是,人们产生了市场预期,发现了生财之道,趁早借点钱囤面包,就可以进行二次交易,从中赚点利差。

    就这样,面包店里就出现了二种“需求”的客源:一种是用来解决吃的“刚需”顾客;一种是用来解决投资的“炒需”的顾客。到这个时候,其实羊群效应已经出现了,特别是那部分“炒需”的顾客一门心思想着如何买空面包。这样就在二次交易中,能赚到更高的利差。

    于是,问题就出来了,有些真正想吃面包的人根本吃不起面包了,因为攒一天的钱也买不起面包了。更可怕的是,面包店的里出炉的面包根本不够用,因为“炒需”的队伍越来越庞大,哄抢的局面越来越严重。

    这时借钱给顾客的面粉店觉得这种玩法出BUG了,担心真的会玩脱,就对顾客们说:“面包是用来吃的,不是用来炒的!我要限制你们借钱了,我要限制你们买面包了,我要限制……”总而言之,不二之法就是提高人们买面包的难度。

    大家一想,你既不让那些囤着的面包重新回到市场来,又不增加自己对面包店面粉的供应量,只是限这限那,这有个卵用啊?岂不是在搞饥饿营销?于是乎,市场的羊群效应再一次放大,无论是“刚需”还是“炒需”,都争先恐后地囤点面包先压压惊了,“大癫狂”模式正式开启!

    玩到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呢?让我们暂别癫狂,回到常识,问问人们囤面包的目的是什么?不仅仅是需要面包有涨价的预期,而且更需要有真正来接盘的刚需来支撑的。最重要的是,面包有涨价的预期就建立在市场上有真实的需求之上。如果没有或者抑制了市场真实需求,你囤在手里的面包不是馊就是坏的结局。当很多真正想吃面包的人已经吃不起面包了,要么改喝稀粥,要么攒点钱离开这地儿。

    套到房地产市场,土地就是面粉,政府就是面粉店,房地商就是面包店,现在的状态,很明显有些玩不下去了。

贾也:楼市版的“大癫狂”,凛冬将至,暗夜无边!【zt】 - 清风 - 清风
 
    三、凛冬将至,暗夜无边

    好,现在就让我们切回房地产市场中来。

    我们看看有多少人能够承受这房价吧。承受房价高涨就必须有经济发展的高预期,那就得先来看看目前经济的基本盘。

    这个基本盘,其实一直放在我们面前,可谓一览无余的,大家感同身受的,实体不振,百业疲弊,挣钱越来越不易了。而且这个基本盘尚未有企稳向好的迹象,本该大家捂紧钱袋子做好过紧日子的准备,但楼市“羊群效应”太强大,大家根本不顾经济的基本盘,也不管自己没有经济实力,纷纷都加入买房的行列中来。

    毋庸置疑,目前的经济基本盘不仅没有企稳向好之势,甚至呈现出明显的恶化迹象(很大部分原因是楼市泡沫引起的):

    一来市场环境进一步恶化。国进民退,狼群在增加,而羊群减员,这已然不是目前改革的阵痛了,而是违背了改革的初衷,最切实的感受是,民众和实体的负担并未减轻丝毫;

    二来实体经济已雪上加霜。中小企业融资难已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引发舆论峰值的山东刺辱母案的背后就是反映了这么个社会现实,高房价不仅拉升了劳动力价格,也拉升了用地等生产资料的价格,不要说是发展,就是存活都成问题了。

    三来消费面临新一轮的萎缩。绝大部分人是要通过实体上班来拿工资的,但是企业日子越来越不好过,工薪阶层虽然想加工资但也担心饭碗不保啊。更何况,即使领到了工资,再高的工资绝大部分还是交给房地产商和银行,剩下还有多少钱用来支撑生活消费?没有消费就启动不了生产的全要素。

    这在这样岌岌可危的经济基本盘面前,人们买房逆经济形势而行的,而政府调控也逆向让房价上涨,就是匪夷所思了,甚至给人一种“最后的疯狂”的即视感。地球人都知道中国的房地产已经充满了泡沫,但去年具有央企背景的房企疯狂拿地,频频制造“地王”的粗暴玩法,简直是在玩“过把瘾就死”的心跳游戏了。现在玩好一二线城市,接下来又玩三四线城市了。如此玩下去,只会让泡沫无限放大。让整个国家在充满泡沫的泳池里畅游,且一直不停地放水,所谓“善骑者坠于马、善水者溺于水”,万一这大水漫灌了,潮水退去之后,那会发现有多少人在裸泳啊?! 

    远就不说李超人先跑了。近日,深圳惠程发布公告称,拟处置位于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和石家庄等地的房,房产数量是惊人的34套。而刚在这之前,青海华鼎才刚宣布拟出售上海等地的12套物业。上市公司今年大规模卖房套现,这是典型“业主不兴,卖房解围”啊,既反映了房价涨势见顶,又反映了实体捉襟见肘的现状。

    现在是时候告诉大家不是炒房的时候了,或者说炒房时代行将结束。

    房地产泡沫从2008年开始积累,到今天已经到了吹弹可破的程度。即使相信央妈货币超发是导致房价上涨的罪魁祸首的话,到目前为止,这些超发的钱也差不多吸收并凝固在房产的砖块里了。你再去楼市里追涨,那绝对是自找死路,自跳深渊。

    如今国家一再高调重申“房子是用来住的,不是用来炒的”的常识,并且让一二线城市频频抛出“限字诀”的调控政策,手法如同股市“涨停板”锁市,如果再继续失控下去,谁能保证政府不会采用粗暴的“熔断机制”?所有手段用来,就是在这政府换届前,中央不让地方乱来影响稳定,房价稳定是政治任务,调控目的是冻结锁市,防止大起大落。但长期来看,风险指数极高,能跑早点跑,想想藏獒以前几百万一头,现在都成了野狗了,资本炒起来的东西,看不清不要随便跟风,没事别瞎掺和了,还是记住巴菲特的一句话“应该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感到恐惧”!

    个人微信号:jiaye6108         公众微信号:meiriguanjian(观鉴)

附:荷兰的郁金香泡沫事件:一朵小花搞垮一个大国
 “经济泡沫”这个词儿第一次为人所知,是1637年的2月4日,在这一天,荷兰市场上郁金香球茎的价格突然掉头向下,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泡沫“郁金香泡沫”破灭了,而随着这个泡沫一起破灭的,是无数荷兰人的发财梦,以及荷兰这个正在上升的帝国原本光明无限的国运。
   作为一个今天领土面积只有4万多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国,说荷兰是一个“大国”恐怕很多人会有意见。然而,如果回到17世纪的欧洲,你会觉得这个称呼一点都不夸张。17世纪的荷兰几乎参与了那个时代所有的“大阵仗”,它跟前霸主西班牙打了80年战争(居然还打赢了),带领新教国家打了与天主教国家分庭抗礼的30年战争,垄断了东印度和日本的贸易权,征服巴西大部分领土,占领加勒比海各岛屿,并且建立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中心阿姆斯特丹。当时,过气的霸主西班牙暮气初显,后来的霸主英国还在被一堆家务事搞得焦头烂额,唯独荷兰风景这边独好,因此以当时人的眼光看来,这个“小而强”的国家未来称霸全球似乎并非不可能的事情。
   正如所有崛起中的国家一样,光明的未来让全欧洲的冒险者和他们的资金都向这片热土集聚,荷兰不可避免地发起了高烧,而这种高烧的表征就是“郁金香泡沫”。说来有趣,郁金香作为一种当时刚刚被引进欧洲的观赏性花朵,除了能在贵族少爷追女孩时派上点用场外,并没有什么实际用途,其球茎长得还很像洋葱,不识货的人很可能就拿来炒炒吃了。然而,正如现今的中国炒家秉承“无货不可炒”的理念一样,在整个市场积聚大量资金又无处可用的大背景下,郁金香被选中成了资本玩弄的对象。从1634年开始,郁金香狂潮初现端倪,此后其价格一路上涨,直至1637年初,一株名为“永远的奥古斯都”的郁金香的球茎居然被炒到了6700荷兰盾。6700荷兰盾是个什么概念?这笔钱足以买下阿姆斯特丹运河边的一幢豪宅,那时荷兰人的平均年收入只有150荷兰盾,考虑到当时欧洲人的平均寿命,这意味着普通荷兰人干一辈子也买不起一朵小花。
   这无疑是在诱导所有人停下手中活计,投入到这场赌博中。史学家说,在当时的荷兰,“贵族、商人、手工业者、船员农民、泥炭搬运工、烟囱清洁工、小伙子、姑娘们,或是收破烂的妇人,所有人都有着一个共同的嗜好”,买卖郁金香成为一场全民运动。
   既然是泡沫,就总会有破灭的那一天。就在郁金香被炒到最高点后没多久,1637年的2月4日,忽然有很多人开始抛售郁金香,大量的抛售使得市场陷入极度恐慌。仅仅七天后,郁金香的平均价格已经下跌了90%,而那些普通品种的郁金香更是贬得一文不值,甚至不如一个洋葱的售价。一夜间,几乎所有参与投机的人连抱头痛哭都来不及,他们背上了还不清的巨大债务。为了避免导致更严重的社会动荡,荷兰政府于1637年4月27日宣布强行终止所有合同,禁止投机式的郁金香交易。
   有一种观点认为,这无非是一次有钱人之间的零和游戏,而参与投机的资金数量总是有限的,因此它并没有伤及荷兰的国本。但这种说法解释不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在“郁金香泡沫”破灭之后,原本十分红火的荷兰突然“歇菜”了,逐渐退出欧洲历史中心舞台,沦为二流国家。
   事实上,“郁金香泡沫”对于荷兰这个国家的打击,并不仅仅是参与投机的那部分蚀掉的本钱,而是它打乱了荷兰整个经济结构。经此一折腾,荷兰原本引以为傲的造船业停顿了下来,让位给花卉种植业。不造航船改种花的荷兰,最终在17世纪的海上争霸中输给了英国。更为重要的是,泡沫破灭也让民众看到了政府的贪婪,为了多收交易中的印花税,荷兰政府前期曾助推过“郁金香泡沫”的兴起,负债累累的民众自此不再信任他们之前曾浴血保卫过的国家和政府,荷兰就这样丧失了走向强大的门票。
   一个兴盛中的国家有时看起来无往而不利,但向上的国运其实最经不起贪婪、妄念和私欲的反复折腾。破灭的“郁金香泡沫”警示着世人,有时,绊倒一个大国的,或许仅仅是一朵看上去很美的小花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